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]郑州野蛮拆迁,深夜将人打成脑出血,27户无家可归  

2010-01-19 13:27:40|  分类: 社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郑州市嵩山路32号院是1996年建成的商品房,3个单元共居住39户居民,居民均有郑州市房地产管理局颁发的房产证。2007年10月,二七区有关部门公布了郑州新长城房地产有限公司32号院的公告后,居民的厄运随之而来。
2010年1月14日,2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撬开居民刘可修的家,刘可修被人用螺纹钢撬杠打得颅脑出血,然后这群人开始砸楼顶。7时许,120急救车把刘可修拉到医院抢救。
截至记者民稿时,嵩山路32号院居民楼成废墟,造成27户居民无家可归,刘可修目前深度昏迷……
投诉:27户诉称遭野蛮拆迁
昨天(2010-1-15)下午4时,居住在郑州市嵩山路32号院无家可归的27户代表8人来到报社投诉,诉称住宅楼当天遭强行拆迁,27户居民无家可归,其中居民刘可修被暴力拆迁者殴打致脑出血,医院已对其下了病危通知书。
居民周勇诉称:“太血腥了!昨日凌晨两点,院里突然来了2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,用螺纹钢撬杠撬开刘可修的家门,进屋后就拿灭火器照他脸上喷,接着用撬杠向头上打,刘可修被当场打倒,外边开始拆房子。档是刘可修自己看出来,说不定会被砸死在里面。下午,医院已对刘可修的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。”
记者采访得知,2007年年底,开发商在与该楼大多数居民没有达成拆迁协议的情况下,先把与居民楼连为一体的临街楼2楼墙体拆掉,居民楼的整体安全受到严重威胁;有人随后又把一楼下水道砸坏,造成污水横流。两年来32号院周围垃圾堆积如山,臭气熏天。
70多岁居民吴秀兰哭着说,“从2009年10月28日起32号院就被停水停电,出行通道被一人多高的垃圾堵住,大门被人把守,居民受到几十名不明身份的人谩骂、恐吓和围攻。房顶防水层被人掀掉,楼梯也被人拆了,门窗被砸,门锁被胶水封死,几十个不明身份的人拿着横生撬杠冲到楼上,见人就打,见东西就砸。去年12月30日,又有人强拆居民楼,冲突中住户两被打伤。2010年1月14日凌晨,一群不身份的人强行把剩余住户赶出家门并打伤3人,其中39岁的刘可修被打成脑出血。现在居民楼被夷为平地,我们已无家可归。
现场:32号院居民楼已成废墟
昨天下午5时,记者赶到郑州市嵩山南路32号院的拆迁现场。
记者从东侧临路一个敞开的大铁门进入现场,躲过保安的盘问,径直爬上高高的废墟楼。
在废墟南侧,一辆大型破拆机轰鸣着,正用粗大的钢头猛“啄”水泥结构的房梁。废墟上有很多裸露的钢筋,还有居民未来得及拿走的液化气钢瓶、被子、铁锅、泡菜和辣椒油等。
在废墟附近,头发花白、年近八旬的老人李相林对记者说:“两年来居民曾多次向上级反映,多次上访,问题都没能得到解决。现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强行拆除,真不敢相信这是当今的法治社会发生的事情。”
另一70多岁的李女士则哭着说:“我家的锅碗瓢勺和衣服被子都被砸在里面了,我们今后该咋生活啊!”
医生:患者脑部出血伤势严重
昨天下午6时,记者赶到河南省电力医院。
在医院一楼,刘可修的爱人赵君哭着告诉记者:“大夫说叫尽快转院,再不转院会有生命危险……”
在5楼急救室外的走廊上聚集着20多个刘可修的邻居。病床上,刘可修正在输氧、输液。床头,一台监护仪正在监测着心脏和血压。刘可修的右眼上方盖纱布,面部也有伤口。一位护士告诉记者:“头部缝合了11针。”
在医生办公室,外二科副主任医师明素平说:“刘可修是颅脑损伤,脑部出血,非常严重。现在病情在逐步趋于稳定,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,还需要严密观察。”
伤者家属:下跪求情也没用
随后,记者在急救室外采访了赵君。
赵君说:“家里水电都停了,没法住。我带着6岁的儿子,暂住在姐姐家。14日凌晨两点,我老公给我打电话说,开发商进屋了,现在被打得满头是血……”
“他说来人是用撬杠撬开门进来的,有20多个人,进屋后先用灭火器照脸上喷,然后用撬杠照头上打。我说你赶快跑出来,他说已跑不动了,房顶有人开始砸房了。我说你再不出来就会被砸死在里面。他说爬不出来。我说你为了儿子一定要活着爬出来。他后来爬出来了,但有十来个人不让他出来。我和老公都报了警。”
“凌晨2点半,我骑电动车赶过去,现场有100多人,派出所一个白色面包车就停在大门南边。我不顾一切要往院里进,很多人拦住不让进。我说要去救人,他们说死不了。然后我就下跪说不要房了,只求能救我老公一命。我跪着哭了10多分钟。一个年轻人说,求情也没用,打的就是他。”
“后来我打120,7点多急救车过来把我老公拉到医院。送来他已经昏迷了,到现在现在我俩还没说一句话。”
被打居民杨德志告诉记者:“几个人把我抓住抬到楼下,一二十个人围住我,有人用皮带照我头上打,然后把我抬着扔到马路边,又打了一顿。”
开发商:不知道谁拆的32号院
采访时,32号院的居民说他们中是想在公平协商的前提下先安置,后拆迁。周勇说:“一、我们不属于公用事业范围的政府拆迁,而是商业拆迁。二、我们未见到有关部门的拆迁许可证。三、居民们担心拆迁以后不能得到妥善安置。因为2007年买房人已交过房款,承诺去年上半年交房,但现在房子连地基还没打。”
吴秀兰说:“开发商给我们谈时说,要钱每平方米只给3000元。我们要现房,他们只给期房。听人说他们雇村民来打我们,说我们不拆迁影响了村民回迁。我们到市拆迁办咨询过,说无论谁来拆迁都应先办拆迁证。他们没有拆迁证就把房拆了。我们到市规划局查询了,这块地也没办规划许可证。”
昨天,记者以居民身份打电话给新长城房产开发公司的梅经理。他说:“你们的房是这样,原来谈这事时,人太多,意见不一致,没有形成共识。有人想要1比2,无法忍受,这事后来没办法,弄不成,也就不管了。由二七区政府组织去弄,他能拆掉我们就盖,他拆不掉, 我们就不盖了。”记者问是谁拆的32号院,他说“我不知道这事,我们不管,我们也管不了。”
记者又电话采访了淮河路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臧某。臧某说:“这事情我真不太清楚。我也不知道这是谁弄的事。”记者问办事处谁负责这事,臧某说:“我也不知道该谁管这事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